首页 资讯 艺术 修身 健康 民族 国学 图片 视频 爱国 手机版
历史 儒家 释家 道家 产业 历史 地理

红色记忆(六) 一次难忘的见面

来源:传统文化网 作者:王文帧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1-06-19
摘要:郭哲生同志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驰骋长清疆场的英雄,曾任长清县抗日独立营侦察员丶参谋、连长、参谋长,长清县大队副大队长、大队长,长清独立团参谋长,十几年的戎马倥偬,为长清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了不朽功勋

            红色记忆(六) 一次难忘的见面

         革命老前辈郭哲生同志来我家走访考察
 
       郭哲生同志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驰骋长清疆场的英雄,曾任长清县抗日独立营侦察员丶参谋、连长、参谋长,长清县大队副大队长、大队长,长清独立团参谋长,十几年的戎马倥偬,为长清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了不朽功勋。他任独立营参谋期间,通过八区区长张元昌(我家上邻居)联系我爷爷,在我家召开了长清县抗日独立营建营大会,后来还常住在我家,与我家人结下了深厚友谊。郭哲生同志性情豪爽,被称为乐天派,说话幽默,爱开玩笑,对当时在村里当儿童团长的我父亲王德泽很是喜爱,见面就诙谐地喊“团长,引得大家笑声连连,亲近了军民鱼水关系。我父亲不到十六岁参军到冀鲁豫军区,全国解放后转业到家乡工作,一直到因病离休,几十年间未曾见到可亲可敬的郭哲生同志。岁月如飞梭,弹指一挥间。四十年过去了,突然迎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 
        一九八三年初秋的一天上午,我父母正在家中忙着晾晒收割的谷穗,忽然听到一阵汽车的引擎声由南向北在我家门外嘎然停止,一辆吉普车停在家门口南边。“有人吗?”一声慈祥宏亮的男声在大门口响起。“谁呀?”我父亲一边答话,一边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,快步迎到大门口,只见一位身穿草黄色呢制警察服的老同志站在门口,他有六十多岁,一米七左右的个子,留着寸短的平头,炯炯有神的眼睛透着睿智的目光,我父亲当时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一时又想不起来,就热情地说请家来喝水吧。老同志说,我是郭哲生,原来县大队的,你是不是姓王啊?我父亲立即说,是啊,我是王德泽,真没想到是老前辈来了,快家来坐!说着紧紧握住郭哲生同志的手,慢慢走进院里,郭哲生同志边走边说,我记忆中建独立营开会的院子在桥北路西第二家,刚才司机师傅开车过了桥,我叫他赶紧调过车来开到第二家停车,果然是你们家,要是我沒猜错的话,你可能是老三吧!我父亲忙接着说,是啊,我就是老三,大名王德泽。这时郭老笑着说,我说是吗!你原来在村里当儿童团长!可是我们的团长啊!话沒说几句,郭哲生同志的诙谐幽默又来了。我父亲为郭哲生同志的记忆所折服,赶忙接着说,我这儿童团长与你大团长可没得比了。“不,不",郭老连说了两个不字,脸色凝重地说,我可说得是真的,我与张元昌同志商量到底在哪里开建营大会时,权衡利弊,想了很长时间,元昌同志说就在下沟里(地理位置原因那时都称我家为下沟)王立武二哥家南院吧,他家老三是儿童团长,人长得机灵,让他给咱们放哨送信的也引不起注意。要不是你这儿童团长,还真想不起在你家开大会哩。接着,郭哲生同志四下打量着院子感慨地说,四十年了,县独立营可是在这成立四十多年了,我那时还不到二十岁,你还是十来岁的孩子,现在院子还是那个院子,可咱们人都老了。真是时间不等人啊!他在北屋门东地窖口站住说,咱开建营大会时,桌子就摆在地窖口边上,这里就是主席台啊!
 
        到北屋落座后,我母亲已沏上茶端到桌子上,说您们喝着水啦吧。郭老很关心地问我父亲当兵后的情况,我父亲如实向他老人家作了禀报。从参军到冀鲁豫军区后勤部当通信员,后到一分区被服厂,四七年大转移时跳进黄河滩打捞缝纫机而得了风湿病,解放后转业到家乡一直当乡干部,在公社当民政助理员,直至因病离休回乡的经历,郭老听了感叹不已说,你年龄不大得病是为了解放事业,如同打仗流血牺牲是一个道理,应该感到光荣骄傲才行,你已为咱们党丶为咱们的事业尽心尽力了,已经做出很大贡献了,现在是和平年景,你要好好休养身体啊!我在长清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考验,顽强拼博了十几年,济南解放后,部队整编南下,后来我转到北京公安部工作,文革时受冲击到大西北改造,落实政策回京后一直在公安部,现在退居二线,身体也不行了,咱们就慢慢养着吧。我这次来是在长清开个会,顺便探访一下老同志老熟人,今天先到你这里,等会我去黄花园村,还准备去一下东障,但不知时间怎样。这时我父亲热情地请郭哲生同志吃完午饭再走,郭老说我已经给人家约好了,人家正等着呢。咱已经见面了,等以后有机会再啦吧!说着站起身来,慢慢走到院里,又环视了院子四周说,我原来在这里住时没有西屋,西边是个陡坡,有一次情况紧急,我们爬过陡坡出去就从西沟里去了南黄崖。我父亲说西屋是后来盖的,这样院子就严实多了。再后来我父亲年龄大了,要我们兄弟仨分家过,我和济南大哥合住南院,我二哥住北院,这已经快三十年了。郭老和我父亲边走边啦,又在院子里走了一圈,说不尽的话,倾不完的情,直到大门南边的大路上,郭老再一次回过头来,深情地跟曾经的独立营建营地丶为抗日事业做出贡献的院子告别,向一直敬重他的我父母亲告别,依依不舍地上车离去。
 
        (王文帧 济南市长清区政法委退休干部)
 
责任编辑:翟娇娇
首页 | 资讯 | 艺术 | 修身 | 健康 | 民族 | 国学 | 图片 | 视频 | 爱国

Copyright © 2016-2022 中华传统文化网 鲁ICP备16009085号-5 鲁ICP备16009085号-2 公网安备 37010302000620 号

 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鲁网文[2019]5335-093号 技术支持:山东焱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脑版 | 移动版